農農的小星星

请常联络。
深夜更文选手。
QQ:1553001924
欢迎nine's们加我✨

入境

“立农,立农……”

他似乎总是这么叫我,然后眼睛微微眯起来轻轻的笑着,像小猫儿似的。他们都说他是玫瑰,他是狮子。但在我眼里,他是小猫儿。轻轻的一笑,就像小猫的爪子在挠着我的心,痒痒的,心就柔软的,全都是他。

在大厂的时候,其他人都叫我“农农”,但他总是独特一点的,只有他叫我,“立农”。

第一眼看见他时,那一瞬间,所有的事物都失去了色彩,眼里全部都是他。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啊。渔网装外披一件蓝色外套,透过网格露出白嫩的肌肤,下身搭配黑色破洞裤,勾勒出修长的双腿。妖魅的眼妆使他看起来充满诱惑,眼角那颗痣更是令人为他痴迷。他是,蓝色妖姬吗?脑海里猛的闪过这样的念头,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再也无法离开。

他笑了,我的心被他俘获了。他微微的抿起嘴角,弯着眸浅浅的、略有些羞涩的一笑,像只撒娇的猫儿。对上他的眸,干净清澈,有着涉世未深的稚嫩青涩却又充满坚定不移的信念。然后啊,我在那双眸里看到了自己,原来,我也在他的眼里。

我开始悄悄的,不动声色的,靠近他。假装碰巧的,一起在舞室留到最后,一起在食堂里同一个桌吃饭…他并不是想象的那般难以接近,他很随和,甚至对每个人都是友善到了极点。我有些开心,又有些失落,似乎我与其他人也一样。尽管我已经够努力的接近他,但我还是没有机会和他一起合作舞台。他总是第一,所以啊,我没日没夜的拼命,就是为了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我已经努力的和他并肩而行了啊。

公演舞台。那是我第一次尝试性感的风格,对于我来说是一次突破。而他有些苦恼的跟我说,ppap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是可爱的。他问我怎么可爱,我向他学着做出性感的动作。那次,我破天荒地的获得了最高的票数,但我并没有很开心,他不知为什么,名次在那块显示屏上都快要被挤出去了…但他对我笑了,他说,“立农,很棒”。

似乎,之后一件事情更加促进了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吧。北京的天气总是又干又冷,风很大。我那段时间练舞练的不分日夜,似乎是穿的少了点,着凉了。成功的,我发烧了,整个人晕乎乎的,身体软的站都站不起来。他不知从谁那里听到我生病的消息,我只记得,当我捂紧被子闷的汗水直流,衣服都黏在身上怪难受,正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来了。迷蒙中,只记得他皱起眉,小脸儿皱成一团,担心的唠唠叨叨许久,最后给我捻了捻被子,陪着我待了一下午。

从那之后,我知道,我还是跟其他人不一样的。他原来很关心我,心里暗暗的窃喜。我开始大胆的靠近他了,去录快本的时候,在机场,我故意的装作没睡醒,紧紧的贴着他,把头靠在他肩上。他安安静静的,没有推开我。我听见,他浅浅的笑了一声。

那一天,我出道了,和他一起。他果然如我所料,是第一,c位。那个位置,真的太闪耀了,所有的掌声目光都集于他一身,他哭了,瘪着嘴像个小孩子似的,哭得稀里哗啦的,肩膀一耸一耸的,脸儿上沾满了泪珠。那天,所有人或快乐或幸福的拥抱到一起的时候,我和他对视上,然后我抱住了他,紧紧的抱着,似乎是过于的那种愉悦,我忍不住的抱着他转了个圈儿,他似乎并不反感,反而把他那张迷人的小脸贴在我的颈窝处,虽然看不到,但我知道他很开心,他又笑了。

……

嗯?你问现在吗?现在啊,我正靠在他肩上呢。

我的心,他早已入境。

而他的心,我已经入境了。

最近莫名好丧,有点想放弃了。
最想去的学校没考上,做什么都做不好,总是让人失望……

这些,都还没写完,有的写了一点点,有的只是整理的思路……
越写越觉得很糟糕,真的好累喔。

其实有想过写一个农坤的文,认认真真的每天更一点那样,内容就平平淡淡的,纪实向然后加一点自己的想象什么的,写出农坤之间那种感情就满足了。但是总感觉力不从心。自己写的东西,惨不忍睹。真的,糟糕透了。

互关

n和k🔒

🍬

戒烟
私设
一发完

黑暗里。那人划开打火机,看着深蓝色火焰窜动着,照亮了自己的手。那节骨分明的手指修长,肤色白皙的有些病态。他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点燃。

点燃了一支烟,他却并没有马上去吸,而是用纤细苍白的手指夹着,默默地看着那支烟被火燃烧,不一会儿,空气里白色的烟雾缭绕。他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呵。”忽的发出自嘲般的一声轻笑,把烟缓缓放到嘴边,深深的吸一口,一下子他被烟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他安静的望着窗外,在烟还未吸完时,门被推开了。走进房间的那个少年,闻到烟味皱着眉,打开了房间里的灯,走到他身旁,

“哥,不是说戒烟吗?怎么又抽上了?”

他笑了一下,却比哭还难看。他启唇欲说什么,却又只深吸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

少年扑过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烟,把烟按在自己胳膊上按灭。烟头烫的他嫩白的皮肤上出现了可怕的疤痕,仔细看,那胳膊上还有已经淡去的痕迹。

“哥你要是再抽烟,我就再烫自己一次。”

他楞了一下,又点燃一支烟。少年便又抢过烟,继续在自己胳膊上按灭。

“陈立农,你闹够了吗?”

他眼圈微红,声音颤抖着带着哭腔几乎是喊出来的。被叫做陈立农的那个少年,用力地将他瘦削的身子
搂进怀里,紧紧地抱住他。

“蔡徐坤,你能不能戒烟!”
“忘不掉他吗?为什么?”
“你就不能试着喜欢我一下吗?”

陈立农把头埋在他颈窝里,哭着问出来,双臂紧紧的搂住他的腰肢。那温热的泪水,却好像灼痛了蔡徐坤的心。他闭上眼睛,泪珠顺着脸颊滑落在地上,晶莹透亮。蔡徐坤轻轻的抬起胳膊,抱住了陈立农。沉默许久,似乎呢喃着,但陈立农却清楚的听到了,

“行。那我试着喜欢你……”

小玫瑰和流氓兔

就是无聊的时候写的一个小短篇。
是农坤,里面有马来西亚友人的情节。
xxj文笔,不喜勿喷
一发完。

陈立农显然还没睡醒,眼睛都睁不太开,迷迷瞪瞪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尤长靖一脸兴奋的念叨着什么,上眼皮和下眼皮打着架。被尤长靖一把拽着衣角,陈立农只好跟在他身后走着,脚步飘忽像是在跳迈克杰克逊的太空步。

“尤长靖你真的很烦诶,一大早的要干嘛啦!”陈立农实在受不了尤长靖的碎碎念,忍不住抱怨着,但是可爱的台湾腔却显得没什么气势反而像是在撒娇一般。尤长靖回过头想揉揉他的头,发现自己明显比陈立农矮了半个头,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瘪了瘪嘴吐槽道:“没事长这么高干嘛,”然后又瞪大眼睛看他,“拜托,陈立农你清醒点,今天第一节August的课!!!”尤长靖同学急得飙了一个比女生还高的高音,这声音惊飞了树上的几只小鸟。

陈立农一下子清醒过来,因为困倦眼角有些耷拉着的下垂眼愣是被瞪的圆溜溜的,脑子里反应过来后,一把拽着尤长靖同学的后领子飞奔起来,尤长靖被拽着只能跟着他狂奔。“啊喂,你先放开我啊,要断气了!”尤长靖边挣扎着边喊着,脖子被勒的暴出青筋。陈立农慌忙的一下子放开尤长靖,又拉着他的袖子一阵狂奔。尤长靖内心一阵mmp,陈立农你腿长跑得快就这样对我吗?!

在铃声响起的那一刻,陈立农拽着尤长靖冲进门里,但看到讲台上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蔡徐坤正拿着讲义,已经准备开始讲课了。蔡徐坤一皱眉头,“陈立农,尤长靖,你们两个又迟到!”“老师,我们没有,铃声响的时候我们就进来了!”陈立农快速的反驳到,铃声也在一刻戛然而止。蔡徐坤推了下眼镜,“铃声已经停了,算迟到一次,出去罚站半节课。”“老师你不能怪我啊,是陈立农他赖床不起来!”尤长靖哭丧着脸对着蔡徐坤做出尔康手夸张的喊出来,然后被陈立农一把拽出门框。

教室里其他的学生看到这每次早上都会上演一遍的剧情哄笑起来,有的夸张的捂着肚子大笑,有的拍着桌子狂笑不止。蔡徐坤拍下桌子,瞬间室内鸦雀无声,然后开始讲起课来。

教室外。陈立农背倚在墙上站着闭上眼睛小憩,尤长靖在他旁边喋喋不休,“你要是早起一分钟,就不会迟到了!”“又迟到了,August肯定会扣学分啊!”“陈立农!我一定要换宿舍!”陈立农听到这句,睁开眼瞥了他一眼,“这句话你至少说了十遍。”

在尤长靖带着肉骨茶味的念叨中混杂着蔡徐坤用清冷干净声线讲着课的声音中,一节课很快的就过去了。蔡徐坤抱着书本迈出教室,看见乖乖站着的尤长靖感到几分欣慰,便让他回去,顺带嘱咐几句下次早点之类的话。陈立农安静的听着蔡徐坤的声音柔和了几分跟尤长靖讲话,依旧闭眼靠在墙上,不一会儿,他明显感觉到一道冰冷严肃的目光看着他。

“陈立农,别装睡了,跟我到办公室。”蔡徐坤向办公室走去,不用回头就知道陈立农肯定跟上来了,身后那略急促的呼气声和拖沓的脚步声肯定是他。

办公室里除了他们两人,其他的老师都还在上课。蔡徐坤虽然对学生不能迟到这件事很严格,但是他从来不多占一分钟的课间时间。

“陈立农……说过多少次了,别迟到。我的课好歹给点面子吧?”蔡徐坤放下课本,头也没回的说着,手里迅速的整理桌上的教学用具,然后坐到椅子上看向陈立农。陈立农不等他说就已经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撑着头手倚在桌子上,眼睛艰难地睁开一点半眯着,还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蔡徐坤突然觉得这样的陈立农看起来有点像一个卡通动物——流氓兔。

陈立农的个子在一群高中的男生里鹤立鸡群,又长得很帅气,早早的就被星探看中,去做了杂志的封面模特。他那张脸线条分明却不显得凌厉,一双下垂眼显出几分乖顺可爱,但他的眼角却不是向下垂的,是有点略微上挑的,这又令他显得有几分性感。

“怎么总是这么困呢?”蔡徐坤伸出手理了理他乱糟糟的黑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太累的话模特那边的工作能推掉就推,学生还是要以学习为主的。”陈立农迷迷糊糊的应着,又闭上眼睛安静的享受着蔡徐坤少有的温柔,他在其他人面前他总是冷着一张脸,这种温柔的时候真的少之又少。

“真是拿你没办法……”蔡徐坤无奈的说着,语气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宠溺。任由陈立农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睡觉,长长的睫毛在他的眼睑上投下一圈淡淡的鸦青,蔡徐坤只觉得陈立农这个时候褪去了几分平时的年少轻狂,像只小奶猫般乖巧可爱。鬼使神差的,蔡徐坤在陈立农饱满的额上印下一吻,反应过来后,蔡徐坤一下耳根子通红,慌忙的抱着教具跑出办公室。

留在办公室里的陈立农睁开黑亮的眸子,嘴角微微上扬,手抚上额头被吻的地方,似乎上面还带着淡淡的玫瑰香气。陈立农望着蔡徐坤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弯眸轻轻地笑了起来。

“蔡徐坤,你跑不掉了。”

是的,就这样,没了。也没有后续,后面的交给你们自行脑补👌小玫瑰老师会不会被流氓兔学生吃掉呢?自行脑补吧。此处一个挑事的微笑:)

其实,我才不会说我是因为嫌弃自己然后懒得写了。最近的状态就是,脑洞一堆,写出大纲之后就少了一半我的思路,我想表达的意思写不出来,然后写完了就自己先嫌弃的要死……我也佩服我的勇气把这个放出来了🌚





默默牵个小sou🙊
感觉这个莫名的很配追光者的歌词“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默默存个梗。👌

我也是个孩子,想得到你的宠爱。我想看你嘴角上扬噙着笑意,满眼里都是宠溺和温柔那样注视着我,眼里只有我一个人,想要你紧紧的握住我的手。

突然翻到这个表情包🙊

想象一下……
农农:哥哥你亲我一下嘛
坤坤:mua!

纽扣女孩绝不服输!
真的好甜,呜呜呜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