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星。

长期跑路不定时更新杂食沙雕文学创作者

[农坤]我是你的

农农失忆向。
私设严重,勿上升蒸煮

不知沉睡了多久,沉重的身体像是被千斤重物碾压过连抬手都没有一丝力气。入眼是刺目的白,白洁的墙壁和天花板,空气里还弥漫着陈立农最熟悉的消毒水味。说实话,他不喜欢这里。

不一会儿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推门而入,检查一翻过后,询问着一些问题,陈立农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那双手是自己的可竟又如此陌生。一个个问题接连不断的抛向自己,可脑海里只有一片空白。突然他发现,他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而后,几个十分好看的少年冲进病房关切的看着自己,自称叫黄明昊的那个小孩叽叽喳喳的说着一些有趣的事情,另一个叫范丞丞的人就反驳他,俩个人吵的不可开交,最后一个头发被染成亚麻色看起来很温柔的少年抬手给两人肩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他们俩个人才安静下来。黄明昊委屈巴巴的瞪着朱正廷,却不敢再说什么。看样子他们关系很好呢,陈立农这样想着。那个看起来很温柔的人叫朱正廷,他有些担忧的看着陈立农,慢慢地一字一句的告诉陈立农他的身份。

歌手吗?陈立农茫然地看着自己的手,这双被保养的极好的手,完美的任何一个手控都会觉得满意吧。节骨分明、白皙又修长的手指是拿着话筒在舞台上歌唱的吗?他安静了一会儿,却是什么都没记起来。

后面的几天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人看望他,除了最开始那三个人,还有其他几个人,都说是自己的队友,这个团队一共有九个人。由于有不同的通告,所以没办法一起来看自己。陈立农仔细想了一番,除了自己,来看望的人只有七个,少了一个人啊。他问起的时候,那些队友似乎在隐瞒什么,只字不提。陈立农也就不再去在意,只是心里隐隐觉得少了些什么,空得发疼。

一个人一下子丢了很多记忆,会很惶恐不安的吧。陈立农混混僵僵的过了些日子,只觉得自己那前半生就像被人偷走了般,什么也没剩下。偶尔撑着头望向远方,想起些什么也只是零碎的画面,模糊不清的身影和迷蒙的柔声不断交加重叠,答案仿佛也呼之欲出,可却怎也拼凑不出那身影,话语零碎得只在脑海里留下不断低声重复着的单音节。

长久以来混沌的意识和零碎的记忆折磨着本就脆弱的神经,头疼得越来越频繁,晕沉沉的昏迷时间越来越多,但那模糊的影子好像逐渐在脑海里清晰起来。陈立农变得沉默起来,总安静地坐在角落里。偶尔有人对视撞进他的眸,那双曾藏匿星辰的眸渐渐失了光泽,黯淡寂静如一汪死水,任何事物都惊不起他眸底半点波澜。

照常他望向窗外,暖融融的阳光晒得他有点倦意。忽然,他那双死寂的眸流露出从未有过的光彩,猛然卷起惊涛骇浪。眸子凝视那人,心脏像是忘了跳动少了一拍,接着左胸口顿顿的痛着,像是被尖锐的刀尖刺入。

启唇颤抖着不知喊出的是什么,脑海里的记忆如泉涌,一帧一帧的画面飞速掠过,极大的信息量涨得头有些发疼。捂紧头蜷缩身子,头部的疼痛令他有些眩晕。

正艰难撑起身体时,“咯吱——”一声门被突然推开,还没来得及去看,刚才望见的那人就已经冲进病房内,焦急地喊着“陈立农你怎么了?”“你是谁?”虽然脑海里画面逐渐清晰起来,他已经想起很多事情,可眼前这人却是想不起半分。

陈立农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番蔡徐坤。他真好看,陈立农默默地想着。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搭配一条黑色破洞裤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袖子挽起露出一截好看的小臂。黑色发丝被汗液打湿粘在脸颊旁,高挺的鼻尖挂着汗珠,淡淡桃红色的唇令人有种亲吻的冲动。他看起来很是匆忙的样子,因为自己吗?

“蔡徐坤。”陈立农淡定的喊出面前这人的名字,心里却已经乱成一团。蔡徐坤有些不敢相信的伸出手,抚上陈立农的脸,微凉的指尖触到柔软的脸颊才发现不是梦。“对不起……”蔡徐坤慌乱的不断重复着,泪珠滑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推开你了……”蔡徐坤的手已经死死地扣住了陈立农的肩。陈立农愣在原地,仿佛失去知觉般,任凭蔡徐坤那么用力。脑中一遍又一遍的回荡着刺耳的刹车声以及自己“砰”的一声被撞飞像断了线的风筝破败不堪的倒在血泊里……

半个月后,10月3日。陈立农已经回忆起之前的事情,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办理了出院手续。那天自己和蔡徐坤吵架,他生气的夺门而出,因为身份的特殊性,陈立农拿起口罩追出去,却被生气的蔡徐坤一把推开,迎面而来的车已经来不及刹住……

晚上。房间里被贴上各色彩带,花花绿绿的气球几乎堆满整个房间,当蔡徐坤微笑着推着餐车将生日蛋糕送到陈立农面前,其他几个队员吵吵嚷嚷地点上蜡烛,不知是谁啪的一下关了灯,昏黄的烛火映在陈立农脸上,柔和成一片。

“我的愿望是,以后每个生日他都陪我一起过。”陈立农双手合十,深深地看了蔡徐坤一眼,在心里默念着,然后闭眼吹灭蜡烛。灯又被打开。

“陈立农十八岁生日快乐!”

所有人一起高呼,黄明昊拿起一坨奶油就呼向陈立农的脸,逐渐变成大家闹成一片,身上都沾着奶油。闹够了,洗掉脸上的奶油,队友们纷纷拿出礼物递给陈立农。只有蔡徐坤在原地不动,微笑着看着陈立农。

“坤坤,我的礼物呢?”陈立农接过小鬼递给自己的盒子后,发现只有蔡徐坤还没有任何举动。所有队友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一起鼓掌,蔡徐坤扑进陈立农怀里,羞红了脸。陈立农只觉得耳边一热,传来那人羞涩的声音。

“我是你的…”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