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星。

长期跑路不定时更新杂食沙雕文学创作者

[农坤]入境

“立农,立农……”

他似乎总是这么叫我,然后眼睛微微眯起来轻轻的笑着,像小猫儿似的。他们都说他是玫瑰,他是狮子。但在我眼里,他是小猫儿。轻轻的一笑,就像小猫的爪子在挠着我的心,痒痒的,心就柔软的,全都是他。

在大厂的时候,其他人都叫我“农农”,但他总是独特一点的,只有他叫我,“立农”。

第一眼看见他时,那一瞬间,所有的事物都失去了色彩,眼里全部都是他。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啊。渔网装外披一件蓝色外套,透过网格露出白嫩的肌肤,下身搭配黑色破洞裤,勾勒出修长的双腿。妖魅的眼妆使他看起来充满诱惑,眼角那颗痣更是令人为他痴迷。他是,蓝色妖姬吗?脑海里猛的闪过这样的念头,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再也无法离开。

他笑了,我的心被他俘获了。他微微的抿起嘴角,弯着眸浅浅的、略有些羞涩的一笑,像只撒娇的猫儿。对上他的眸,干净清澈,有着涉世未深的稚嫩青涩却又充满坚定不移的信念。然后啊,我在那双眸里看到了自己,原来,我也在他的眼里。

我开始悄悄的,不动声色的,靠近他。假装碰巧的,一起在舞室留到最后,一起在食堂里同一个桌吃饭…他并不是想象的那般难以接近,他很随和,甚至对每个人都是友善到了极点。我有些开心,又有些失落,似乎我与其他人也一样。尽管我已经够努力的接近他,但我还是没有机会和他一起合作舞台。他总是第一,所以啊,我没日没夜的拼命,就是为了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我已经努力的和他并肩而行了啊。

公演舞台。那是我第一次尝试性感的风格,对于我来说是一次突破。而他有些苦恼的跟我说,ppap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是可爱的。他问我怎么可爱,我向他学着做出性感的动作。那次,我破天荒地的获得了最高的票数,但我并没有很开心,他不知为什么,名次在那块显示屏上都快要被挤出去了…但他对我笑了,他说,“立农,很棒”。

似乎,之后一件事情更加促进了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吧。北京的天气总是又干又冷,风很大。我那段时间练舞练的不分日夜,似乎是穿的少了点,着凉了。成功的,我发烧了,整个人晕乎乎的,身体软的站都站不起来。他不知从谁那里听到我生病的消息,我只记得,当我捂紧被子闷的汗水直流,衣服都黏在身上怪难受,正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来了。迷蒙中,只记得他皱起眉,小脸儿皱成一团,担心的唠唠叨叨许久,最后给我捻了捻被子,陪着我待了一下午。

从那之后,我知道,我还是跟其他人不一样的。他原来很关心我,心里暗暗的窃喜。我开始大胆的靠近他了,去录快本的时候,在机场,我故意的装作没睡醒,紧紧的贴着他,把头靠在他肩上。他安安静静的,没有推开我。我听见,他浅浅的笑了一声。

那一天,我出道了,和他一起。他果然如我所料,是第一,c位。那个位置,真的太闪耀了,所有的掌声目光都集于他一身,他哭了,瘪着嘴像个小孩子似的,哭得稀里哗啦的,肩膀一耸一耸的,脸儿上沾满了泪珠。那天,所有人或快乐或幸福的拥抱到一起的时候,我和他对视上,然后我抱住了他,紧紧的抱着,似乎是过于的那种愉悦,我忍不住的抱着他转了个圈儿,他似乎并不反感,反而把他那张迷人的小脸贴在我的颈窝处,虽然看不到,但我知道他很开心,他又笑了。

……

嗯?你问现在吗?现在啊,我正靠在他肩上呢。

我的心,他早已入境。

而他的心,我已经入境了。

评论(2)

热度(25)